老茶本質好 食在好安心

茶樹若能按照自然規律而成長,天地精華之氣必定會讓茶的本質純美,而農作之人能夠採用自然農法,人為化學之害也必然遠離,對植物、對環境、對人體而言都是福音,茶的本質好茶湯自然甘甜,身體被感動了,無須強為自然就會啟動健康的機制。

路再遠、時間再緊 尋找好茶當仁不讓

最近食安問題不斷的爆發,就連伴隨著中國人千年有餘的茶飲都難逃其害,面對茶葉因為人心為利、為私而造成化學污染,最終失去了茶養生的本性,神農氏長嘆之餘又該如何面對呢?滿街都是毒,生活又如何過得安心? 劉充霈從小就與茶為伴,在過去交通不便的年代,住在高山茶區,醫藥是很吃緊的,每戶人家都必備陳年老茶,身體有任何不適,馬上就能應急,所以對老茶他有一種根深蒂固的情感。對於台灣出現黑心茶事件,他心中有著濃濃的的不捨,這正是劉充霈苦苦找尋無毒好茶的動力,路再遠、時間再緊迫,只要知道哪裡有好茶,說走就走一點也不耽誤,即使摸黑上山苦尋,也要尋到無毒的老茶,他的熱情也常常感動許多的茶農,結下的不僅是買茶之緣,更多的是理念相投的朋友之緣。

老爺兩 三大保證

專業的保證 看人找茶 炭焙提升茶質 劉充霈既是茶農,又是製茶師與炭焙師,深知「看天做茶、看地找香、看人找茶」的學問,在尋茶的過程中,他與茶農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,常常結交了許多良善的好人,他知道人心是決定茶葉本質的關鍵因素,所以在對談中因著他對茶的深刻了解,可以非常專業的判斷茶農是否採用自然農法栽種、茶質的等級、存放的條件、發酵的方式…當他找到本質精純的老茶之後,會用他的專業依茶性再做焙火提升老茶的風味。

對於這些辛苦尋得的老茶,他更是用心照顧,讓老茶每天都沐浴在悅耳純淨的正統音樂中,茶亦有心,靜心醇化後的老茶,會讓有緣的人喝出感動,進而對老茶歷經漫長時間的精煉,由內心真實的發出對老茶的尊敬,那是劉充霈正在尋找的老茶知己。

良心的保證 96歲凍頂阿嬤 最佳代言

劉充霈的尋茶之旅是人生的進行式,在百般探詢後找到了凍頂山區一家三代都是茶農的林太太,他的公公已經高齡103歲,身體依然健朗,婆婆現年96歲,算數能力清晰,還能算出30歲嫁入茶山到今已經66年之久,「長壽之道」好茶應該是大功臣吧!

林家茶園的管理從父親的年代就採用自然農法,茶做了有人要買就實實在在的用一般價錢賣也不哄抬,沒人買就放著變成老茶,往往一放就十幾二十年,再用炭焙的工序照顧老茶,這樣存下來的老茶品質相當的好,所以林老先生自信的說:「喝完家裡的老茶,從山上走到市區街上都還會回甘呢!」 健談好客的林家阿嬤說家裡「山產」很多,86歲之前天天都要採茶,她的孫媳婦跟她開玩笑:「阿婆你90歲還能採茶,我端椅子請你坐!」阿嬤90歲那年果真採30斤的茶葉賺了900元,還跟孫媳婦回了一句:「來哦!椅子拿來啊!」阿嬤說這些話時毫無心機,表情可愛純淨,就可以想像林家老茶甜美本質的來源了!

科學的保證 通過農藥殘留檢定 一切都值得

劉充霈喝過許多茶區的老茶,就覺得凍頂山區的老茶特別好喝,是因為當地雨水足,晨夕雲霧繚繞,且日照溫和,畫夜溫度差距大,加上土質是高黏性黃紅色油質土壤,容易吸水,且蘊含有機質,所以栽種的茶葉茶質非常好,而凍頂山區重發酵製程存放的老茶,烘焙時很受火,如果存放環境佳,風味不會變虛後韻足,是最好喝的,所以他經常走訪凍頂茶山尋茶。 劉充霈外型看似粗曠不拘,卻對茶的來源相當講究絕不含糊,所以對自己苦心所尋的凍頂老茶十分有信心,但為了讓消費者更有安全感,他實實在在的將茶葉送到檢驗農藥殘留的專業機構檢測,雖然花費提高降低了利潤,但能夠安定人心,他覺得值得,通過檢測後,他信心滿滿的為這批凍頂安心茶尋覓知心之友。

文章出處 大紀元報導